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管理

apex英雄配置要求高吗:為什么越來越多的CEO過不了“道德關”?

邰蒂:十年前,CEO被迫離職大多因為財務業績不佳,如今,道德問題卻成了主因。在這種變化中,科技起了很大作用。

apex英雄启动不了 www.zppkp.icu 十年前,企業界有很多像搖滾明星一樣風光的首席執行官(CEO),這些絕大多數為男性的人士身居高位,輕易不會受到來自下屬的挑戰。

如今可不一樣了。不久前,普華永道(PwC)旗下咨詢公司Strategy&發布了針對CEO的最新調查報告。報告顯示,去年全球最大2500家公司CEO的離職率達到17.5%,為這項調查自2000年開始以來的最高水平。

對CEO們來說的好消息是,其中四分之三是有計劃地離職,只有約五分之一為“非自愿”,也就是被解雇。這一比例與前幾年相比幾乎沒有變化。但壞消息(或許是好消息,這取決于您的視角)是,導致CEO被迫離職的主要因素發生了變化。普華永道表示,10年前,被迫離職的CEO半數是因為糟糕的財務業績,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是因為“道德問題”。

然而,在2018年,被迫離職的CEO 39%是因為道德問題,如“舞弊、賄賂、內幕交易、環境災害、不實簡歷以及性騷擾”,因糟糕的財務業績而下臺的CEO僅占35%。是的,你沒看錯:如今,最有可能導致CEO被解雇的是道德問題,而非財務指標。(這一數字還不包括那些在被解雇之前自動辭職的CEO。)

為什么會這樣?普華永道的分析師們認為沒有確鑿證據表明如今的CEO行事更缺少道德約束。相反,他們把問題歸咎于一個在商學院沒怎么被討論過的因素:文化,或者標準和期望值的變化。

很難對此提出異議。我想補充的是,科技是這場文化變革的核心。想一想#MeToo運動,這場2017年秋爆發的反性騷擾運動創造了一種輿論環境,導致了幾家大公司CEO的下臺。

許多公司素來就有性騷擾的流言。然而,由于受害者很難講出她們的經歷,過去很少有CEO為此下臺。但如今,社交媒體能夠讓這些曾經零散的聲音迅速聯合起來。同樣重要的是,網絡空間的點對點分享正在推動信任模式發生轉變。

過去,人們想當然地認為,CEO的話比普通員工更具權威性。然而,管理學教授雷切爾?波茨曼(Rachel Botsman)表示,我們如今生活在一個“分布式信任”的世界,人們更信任網絡社交群的觀點,而非機構的管理者。

公關公司愛德曼(Edelman)的一項調查突顯了這一點:2018年,分別只有47%和44%的受訪者表示信任CEO或者公司董事會的意見。然而,分別有61%和53%的受訪者表示信任“像自己一樣的人”和“普通員工”。相比“縱向”信任,“橫向”信任正在以更快的速度上升。

所以在當今的世界,抗議活動有可能非常迅速且出人意料地像滾雪球般不斷擴大,讓CEO無力招架。這也給董事會、監管機構和股東帶來壓力,他們要仔細考察這些CEO,一旦察覺他們有違規行為就設法讓他們走人。

#MeToo的戰績說明了這一點。但普華永道的瑪莎?特納(Martha Turner)指出,“這不只和#MeToo有關”。針對環境和社會問題的網民抗議也層出不窮,推動了基于價值觀的股東維權活動的爆發。

這對資本主義是好事嗎?一些企業領導人可能會說“不是”,并抱怨人們在“政治正確”這條路上走得太遠。部分人士——如巴諾書店(Barnes & Noble)前CEO迪莫斯?帕爾納羅斯(Demos Parneros)——甚至提起了訴訟。他們的抱怨有時也有一定道理:社交媒體的審判變化無常,有時愚蠢可笑。特納表示:“有一種假設是,在被證明無罪之前,你是有罪的?!?/p>

但CEO濫用權力的事情也確實有過,涉及性別及其他許多方面。因此,我們歡迎針對這些現象的遲來的挑戰和糾正。而且現在要將精靈重新放回瓶子里將極其困難——除非關閉互聯網。

因此,好也罷,壞也罷,CEO和投資者都需要認識到,世界已經變了?!捌笠瞪緇嵩鶉巍?CSR)不再是一個貼在感覺良好的報告上的標簽或者交給人力資源部門就可以了。在網絡世界,企業社會責任問題有可能造成嚴重后果。問問去年那些被認為出現道德問題的CEO就知道了。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