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apex英雄主题曲:如何解決中國119萬億的養老金缺口?

阿普爾頓:如何建立私人的養老金架構,并激勵人們主動增加儲蓄?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解決方案,但有一些共同的工具可供使用。

apex英雄启动不了 www.zppkp.icu 50年前,當被問及亞洲國家面臨的最大挑戰時,沒人會把退休列為該地區最棘手的問題。

1970年印度的預期壽命為47歲。在中國,這個數字為59。

步入老年是件稀罕事,而且如果你成功活到了90多歲,貧窮對你的威脅也不會比你年輕時明顯大多少。在亞洲農村,大多數大家庭都很窮,但依舊會贍養最年長的家庭成員。

自那以來,亞洲世紀的經濟革命讓幾十億人過上了富裕的生活。收入提高意味著城市化普及、家庭規模變小、多代同堂家庭減少。更好的醫療條件使得人均壽命延長了20歲。

生活水平的提高減少了貧困,但還沒有在絕對意義上使各國人民富裕起來。很多亞洲國家都面臨著人口未富先老的風險。

亞洲開發銀行(ADB)估計,到2050年,在全球60歲以上人口中,亞洲將占一半左右。

如今,無數亞洲人面臨著孤貧終老的前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表示,未來30年,中國的退休儲蓄缺口預計將增至119萬億美元。

什么都不做是不行的。政策制定者必須把完善退休計劃擺在優先位置。

這并不是說亞洲政府不了解這個人口結構方面的定時炸彈。很多政府已經采取了實質性行動,試圖確保財務可持續性。

通過計算得出的現實是,政府的安全網會虧空。對年輕人征稅將無法永遠為老年人提供養老金。

傳統上,亞洲人很能存錢,但他們經常做出糟糕的投資選擇,比如用現金儲蓄,而不是充分增加財富,或利用復利來維持退休支出需求。此外,面對各種短期和長期目標,他們的儲蓄越來越不夠用。

部分答案是增加個人責任。這將意味著重新思考亞洲人與養老金的關系,并賦予他們權力,讓他們對自己的財務狀況做出更好的決定。

那么,各國政府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建立私人(即自愿)的養老金架構,并出臺激勵措施,在不干涉公民自由的前提下鼓勵或要求人們增加儲蓄?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解決方案,但有一些共同的工具可供使用。

首先,政策制定者需要明確目標,并確保得到公眾支持。是為每個退休人員提供最低生活標準,還是提供一個目標退休收入?明確私人養老金將解決的問題。

第二,利用人性的惰性。除非勞動者主動選擇不參加(很少人會這樣干),否則默認把他們納入某一比例的退休繳存計劃。默默推動人們承擔更多責任。

了解大腦是如何阻礙投資決策的,然后就可以通過明智的體系設計來消除這種阻礙,比如引導人們作出多樣化的長期投資選擇。大多數人沒有時間或專業知識來自己投資,人們往往低估了他們在長期投資中可以承擔的風險;相反,他們在較短期限內承擔了太多風險。

第三,使用數據和行為工具來影響人們的行為。除了自動把人們納入儲蓄計劃之外,還要鼓勵他們自己儲蓄。要求參加退休計劃的企業按照員工繳存金額的一個百分比進行繳存。這種“白撿的錢”將鼓勵人們繳存。

第四,設法讓人們對繳存計劃保有熱情。私人養老金應提供個性化的賬戶報表,顯示朝著某個目標取得的進展。將人們已經繳存的金額換算成他們退休后的收入水平。如果退休儲蓄看起來像銀行賬戶余額,這筆錢看起來可能更容易花。確保每個人在需要時都可以獲取他們所需的信息。

幫助人們考慮如下問題:為退休存下的錢,在退休時如何能夠轉化為收入流。就資產管理和保險產品如何能幫助實現某人的收入目標提供指導。

第五、也是最后一點,政策制定者需要建立一個評估過程,以衡量私人養老體系的表現。以事實為基礎對該體系進行討論。當政治壓力襲來時,這將幫到你。

亞洲各國政府迫切需要長期、連貫的養老金政策,讓個人更容易規劃自己的儲蓄并主動行動起來。設計這些政策時的權衡十分復雜。在某國行之有效的制度,在另一個國家可能失敗。構建更好的退休體系來幫助亞洲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這必須成為當務之急。

本文作者為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亞太退休業務策略師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